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舟的博客欢迎您的到来!

用快乐的心态工作,证明自己是块金子!

 
 
 

日志

 
 

那些花儿  

2009-04-04 16:23:41|  分类: 精品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月的早晨,阳光洒了一身,我站在园子里仰望天空,身边的花草发出沙沙的声音,像一首歌,微风拂过脸庞,钻进耳朵里,暖洋洋的……
  园子是妈妈整理的,很大,里面有很多很多的花儿,白色的木栅栏随意的围在房子前,像是天空上白云的边线,一点一点的连着,仿佛可以围绕住整个世界。
  栅栏下的土是浓黑的,松散的沿着园子的外圈把栅栏埋住,那土散发出清淡的香气,妈妈说那是她用桫椤死去的躯体烧炼的,桫椤的魂就在里面,它会保佑着园子,永远……
  
  桫椤原本是园子里的一棵树,绿色的大叶子下有一片片的阴凉,夏天的时候它常常从躯体里跳出来和我玩捉迷藏, 我们嬉笑着围着它的躯干转圈圈,那个时候妈妈就会从二楼的窗子上探出头来对我们说,“莫言,你们不可以玩太久,桫椤离开躯干超过两个时辰就会被太阳蒸干的。”
  “知道了!”我和桫椤喘着气大声的应着,然后妈妈宽大的长袍就消失在窗子旁边。
  
  妈妈是个女巫,这个世界上仅剩的女巫。她给我讲过这个世界的变化,从远古的冰川到人类的出现,从贪念的诞生到邪恶的蔓延。
  妈妈说这世界上有很多女巫的,但是她们都在那一次的战斗中死去了。
  那是人类的贪念到达及至的时候,天空不再蔚蓝,没有白云没有阳光,全世界都是黑暗,所有的人都像是一具具会说话的尸体在这个世界浑浑噩噩的行走。
  “妈妈,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趴在妈妈宽大的长袍上抬头看着她黑色明亮的眼睛。
  “两个原因。”妈妈的眼睛温柔的看向我,“一个是人类本身,另一个是他。”
  “他?”我疑惑,“他是谁?”
  
  他是灵界的王者,也是宇宙里最让人害怕的家伙。几乎没有人见过他,因为他住在传说中的黄金宫殿里,那是金色的地方,去到那里的人无不被它的颜色蒙蔽了双眼,他们发疯似的抓起身边的一切黄金,然后贪婪的带走,但他们不知道,当他们的双手沾染上那金色的物体时,贪念已经在心中疯狂的滋长,那是死亡的前兆,他说过贪婪的人都会死去。
  
  那是一个不寻常的夜晚,妈妈在园子里擦拭着每一片叶子,百合的,玫瑰的,唐菖蒲的,地肤的,玉簪的,桫椤的……
  每一片叶子下都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妈妈说它们翠绿的存在着,预示生命的美好和无尽的希望。
  可天空中璀璨的繁星在那个夜晚忽然快速的坠落,就像是一场大雨,毫无预兆的,挥洒而逝。妈妈抬头看着,心碎了似的难受,她知道那是他发怒了,那是生灵的离去,那是整个世界开始幻灭的时候。
  妈妈开始用她所有的力量召唤她的同伴,宇宙中的女巫发出相同的咒语。那是低声的吟唱,冥冥之中悲凉的歌声传到世界的每个角落,仿佛为谁而哭泣。
  他在宫殿中听到这咒语,他发怒了,挥舞着结实的手臂,用长剑把女巫们的歌声一片一片的斩断,他对着外面大声的说着,“停止你们愚蠢的行为,人类已经再没有回头的希望。”
  他的声音像雷鸣般攻击着每一个女巫,但她们没有停止吟唱,她们想用自己微薄的力量挽救这个已经被贪婪腐蚀的世界。
  他的怒火已经燃烧到了宫殿的每一个角落,他拧着眉头拔出那剑,“女巫们,你们也像那群人类一样愚蠢。他们的灵魂已经腐朽了,我不能看着这个世界在他们手中永远的沉沦,停止你们的举动,让我用最快的方式结束这一切,然后重新建立一个干净的天地。”
  他一遍一遍的怒斥着,但所有的女巫坚持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美好,还可以挽救。于是她们在寒冷的夜风中一遍一遍的唱着。
  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于是他放弃所有的理智,拔出那把长剑向女巫们挥去。
  那是一把充满了愤怒的剑,它从天空中劈来,所到之处变成黑色的灰烬。女巫们开始用手中的武器抵挡着,但她们口中的歌声却从没停止过。
  那歌声穿越每一个缝隙,幽幽的,越来越凄惨。人类在黑暗中被那歌声惊醒,他们泪流满面,仿佛知道自己的命运即将结束。
  再后来,他把长剑对准了所有的女巫,电闪雷鸣后,她们倒下了,有的死去,有的重伤。死去的人微笑着,重伤的人继续吟唱着咒语。
  他开始恨她们,他觉得女巫太愚蠢了,他不能忍受她们悲凉的歌声,于是他把他们一个一个的消灭,直到歌声越来越弱……
  
  所有的人都倒下了,只有妈妈在园子里还轻轻的唱着,她脚下的花儿发出低声的哭泣,她微笑着抚摩着他们,她对它们说,“别哭,莫言在睡觉。”
  他看着妈妈,用低沉的声音对她大喊,“女巫,你是最后一个女巫,你还不悔悟?”
  妈妈勇敢的抬头与他对望,他真高大,但妈妈一点也不害怕,她对他说,“我会唱下去,这咒语里有女巫最真切的祈祷,这世界还有爱。”
  他看着妈妈,嘲笑的表情浮于脸上,然后他用那把粘满了鲜血的剑向妈妈劈来,妈妈仰着头,她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但她要死得骄傲……
  
  一声巨响过后,妈妈睁开了眼睛,她毫发无伤,可是她眼前的桫椤却奄奄一吸。
  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桫椤用自己修炼了千年的躯体和灵魂挡在了妈妈前面,它认为妈妈是对的,它觉得人间还有爱。
  妈妈哭了,女巫是没有眼泪的,可妈妈看到桫椤的最后一丝魂灵消失时流下了她第一颗眼泪。
  他有些吃惊,然后意外的说,“女巫,我给你三年的时间,三年,你去拯救那些所谓的人类。”
  妈妈看着他,宽大的长袍在微风中飞扬,天空中弥漫着硝烟,她静静的站立着,像一个女神。
  “三年,如果你不能把这个腐朽的世界改变,你将亲眼看着他们幻灭。”他冷笑着离去,留下满地的狼籍。
  
  天亮的时候我醒来,妈妈正在园子里挥洒黑色的粉末,她绕着园子的白色栅栏一点一点仔细的撒着,黑和白相互辉映,似乎预示着两种截然不同的选择。
  我爬上窗子大声呼唤着桫椤,我想告诉它我昨天晚上梦到它了,但桫椤却再也不能对我说一句话……
  我伸出手抚摩着桫椤被烧成粉末的躯体,眼泪打在上面,心酸的味道,我说,“桫椤,你怎么会走了呢?太阳好烫,我要躲在你叶子下面的阴凉。”
  妈妈轻轻的拍着我的头,她说,“莫言,妈妈也要走了,为了那些被腐蚀的心灵。”
  我看着她,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说,“莫言,你不能哭,女巫都没有眼泪的,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女巫。”
  我摇头,我害怕,妈妈微笑着抚慰着我,她指着黑色的灰烬用好听的声音对我说,“莫言,桫椤的魂就在里面,它会保佑着园子,永远……”
  于是妈妈离开,我守护着园子,守护着园子里的那些花儿,它们长得真好,翠绿的叶子让人忍不住想去亲吻。
  春天来了,三月的阳光洒了一身,我穿着宽大的长袍站在园子里细细的数着妈妈离去的日子,一天,两天,三天……
  妈妈走了整整两年零三百天,每天园子里都会长出不同的花儿,它们那么娇嫩,那么美好,我学着妈妈擦拭着它们的叶片和花朵,它们对我笑,那笑容里是一颗颗透明的心。
  每当我看着它们从松软的泥土中长出,我知道妈妈又胜利了,她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救赎了一个又一个的灵魂,它们变成花儿在园子里快乐的生长,它们享受着阳光和生命,它们重新再活一遍,于是园子的栅栏一圈圈的向外扩展,似乎能远到天边……
  
  见到他的时候,也是妈妈离开快满三年的时候。
  他真高,那双手掌大得可以覆盖一棵杨柳,我仰着头看他,他用嘲弄的口吻问我,“小家伙,女巫在哪里?”
  我的长袍在风中飘扬,那一刻,我终于明白妈妈的勇敢和坚持。
  我微笑着,看着他的眼睛静静的说,“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救赎。”
  他似乎不满意这个回答,大手指向我,“小家伙,三年的期限就要满了,我要让女巫看着我幻灭整个世界。”
  我摇头,抛开他独自打理着我的花儿。
  他发怒,一手把我拎起来,我在他面前显的那么渺小。
  “告诉我,女巫在哪里?”他冲我怒吼,我似乎看到他青色的胡茬。
  “你自己去找。灵界的王者。”我嘲笑的看着他。
  他受不了那样的眼神和语气,他把我丢了好远,然后践踏着园子里的花儿,枝叶折断的声音是那样的凄惨。
  我望着我的那些花儿,它们在哭泣,翠绿的生命在他的脚下一点一点的逝去,娇艳的色彩随着班驳的泥土掩埋。
  我低声唱起妈妈教我的咒语落下我的第一滴泪,他惊呆了,身体微微的抖动着,他用手指着我,“女巫,你也是女巫?”
  我点头,他癫狂的表情浮现在脸上,“再没有第三个女巫了,没有第三个女巫了,不会有了……”
  
  那天,园子里的花儿开始怒放,不断有新的生命在这片土地上滋长,我唱着,看着它们的笑脸,我知道妈妈在用她最后的努力救赎。
  我把白色的栅栏拆开,桫椤黑色的灰烬随着风儿在天空中飞舞,我看着它们微微的笑着,仿佛桫椤就在天空中和我玩转圈圈。
  我说,“桫椤,天空真蓝。”
  它点头,“大地真美,开满了花儿,再也不需要栅栏了。”
  我笑,“妈妈呢?”
  它说,“回来了,回来了,就在前方。”
  我随着它的手看去,地平线上是妈妈宽大的长袍……
  
  我抱着妈妈,头靠在她温暖的肩上撒娇,闻着她身上熟悉的味道。
  妈妈说,“莫言,花儿开得真美,第二个女巫流下泪水。”
  我点点头,却看到他从天空中忽然降落,他手中紧紧握着的是一个腐朽的灵魂。
  “女巫,三年了,虽然你用力去救赎,但你还是落了下我手中的这一个。所以,你输了,我要让你亲眼看到我是如何幻灭这个肮脏的世界。”
  他大笑着,从衣袖中拿出那柄长剑,那剑真锋利,仿佛可以劈掉天空。
  他开始狞笑,眼神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利器,风卷着沙尘打得脸很痛。
  我和妈妈闭上眼睛开始唱那咒语,悲伤的声音在无边的园子里蔓延。他更愤怒了,长剑指向我们,“不要再唱了,愚蠢的女巫。”
  妈妈拉住我的手,歌声一点一点的飘荡,花开的声音在无尽的天地间悄然响起,园子开始蔓延,花儿开遍了世界的每个角落。
  他低头看着绽放的花儿,不屑的说着,“无知的东西,空有美丽的外表。”
  风吹得更紧了,沙石把我的脸划破,血落在地上,撕列的疼痛……
  
  我和妈妈始终唱着,那歌声逐渐强大,睁开眼睛,满园的花儿微微张着嘴低声应和。
  他慌了神,“女巫,这是女巫的咒语,这花儿怎么会唱歌,这花儿怎么会唱着咒语?”
  他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歌声像刀子插进他的心,他举起长剑向我和妈妈劈来,妈妈抱住我,一瞬间,妈妈的血液染红了天空……
  歌声更加强大,冥冥中悲伤的味道在飘走,花儿流下了它们的眼泪,泥土开始潮湿,风沙渐渐的平静。
  他喘着气,眼睛开始疼痛,我抱着妈妈温热的躯体对他说,“每朵花儿都是一个干净的灵魂,所有人类的灵魂都变成花儿开满大地……”
  
  后来,他走了,消失在这个世界,大地上开满了鲜花,绿色的叶子油油的清新的空气中舞蹈,有百合的,紫苏的,西子的,翠芦莉的,玫瑰的,泽兰的,唐菖蒲的,地肤的,玉簪的,桫椤的……
  花儿微笑着唱起女巫才会的咒语,那是一曲动听的歌,“女巫是没有眼泪的族类,一颗女巫的眼泪预言着生命的开始,两颗女巫的眼泪预言着生命的滋长,三颗女巫的眼泪啊,世界开始变幻,温馨开满人间,宇宙再没有王者,天空永远湛蓝……”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