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舟的博客欢迎您的到来!

用快乐的心态工作,证明自己是块金子!

 
 
 

日志

 
 

蝴蝶飞不过沧海  

2009-04-04 16:12:10|  分类: 精品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染记得那种芬芳,苍白色的世界刹那浸泡,就有一万种可能。在那些惹人遐想的瞬间里,她不知道自己即将看到的世界是什么颜色,赤橙黄绿,无限生机。

  她用无知的眼睛窥看了这个世界,然后整片天空变成黑暗。

  二十岁的布染开始对过往的曾经绝口不提。她总是对婴樱说起一个故事,她这样对婴樱说,我一个人在梦境里挣扎,看到一个刚刚降临的孩童被抛弃在荒废的染坊之中,她看到巨大的白色布匹刹那之间被浸泡在不知颜色的液体之中,只是片刻,黑色布匹诞生,世界荒芜。

  她从来不说这是属于她的故事,就像她从来不说为什么与这个叫婴樱的女孩坐在一起。她来到这个世界,仓皇无助。母亲离开苦海,永久消失。夏夜里,她带婴樱一起回家,在狭小的空间内,无数尘埃在阳光下滋生舞动,布染伸出细长手臂微笑捕捉,摊开手心却发现十个指头空空荡荡,终究是丝毫抓不住。

  房间里堆满各种颜色的布匹,发出染料特有的芬芳。布染的家里没有可乐雪碧,她从残旧的桌子上抓起一只水杯,打开暖水瓶。婴樱接过来,看到杯子顶端厚厚的水渍坠落在一滩永不磨灭的锈迹上。她大口的喝了杯子的水,她说布染,不如我们来玩捉迷藏的游戏。

  迷藏

  婴樱蹲在院子里的泥土之间,闭上双眼倒数。她说布染你藏好了没有,我现在要开始寻找你。婴樱重新回到房间里,彩色布匹之后没有躲藏的可能,单人床下一目了然,小得可怜的电视柜子只能藏得进一个幼年少女。婴樱想了想,径直的朝被阁走去。这种被阁已经不多见,城市开始翻天覆地,衣柜也更新换代无数款式,也许若干年后,这种老式家具会变成古董。她伸出手指轻轻拉开那扇粘贴着彩色报纸的玻璃窗,看到布染像一只猫一样蜷缩在那里,瘦弱的身体弯到一侧,用双手环绕着自己的身体。

  婴樱,你要不要也进来。布染将自己的身体向内挪了挪。两个女孩都细弱柔软,婴樱欠了欠身体,一跃钻了进去。在那个安静的夜晚,他们用自己纯真的双眼盯着自己的前方,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布染知道语言是世界上最苍白的武器。

  父亲酒醉后踢踢踏踏的回来,大声的喊着布染的名字,一边喊一边用恶毒的语言咒骂。恶心的酒精味道慢慢扩散开来,混杂着布匹的芬芳。在密不通气的黑暗之中,布染觉得孤苦无依,手指抬起,被婴樱一把握住。长久以来,布染需索的温暖,只不过是这样的一只手,能够在呼吸困难的时候,与自己十指相扣。

  第二天的一早,布染走到婴樱的座位上,对她身边的女孩说,这个位置从此以后是我的。

  蝴蝶

  在若干年年头之前,布染像每一个好孩子一样,将手指被到身后,端端正正的将双眼直视前方。她看到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八个血红色的大字在自己的视线里渐渐模糊起来,它们逐渐变成液体,而后向下滑落,最后变幻成一整片红色。她似乎又嗅到染料特有的芬芳,看到白色布匹被高大的男子提起,刹那变成黑暗。

  布染十一岁那年终于在课堂上大声的喊出了母亲的名字,她像一只孤单的蝴蝶在丢失翅膀之后渐渐从墙角滑落到地面上。同学们愕然的望着这个平日里寡言的女孩,甚至有很多人还叫不出她的名字。

  从那天开始,布染总是在墨黑色的黑板上看到XYZ变成无数蝴蝶翩翩飞舞。在一些人的眼中,布染是精神失常的孩子。没有人知道在那段最好的年华里,她像一个弃婴从一个学校被抛到另一个学校。直到十九岁,布染考上了一所美术学院,那是一所小得不能再小的学校,却将布染的全部梦想装得满满的。

  布染看到窗外无数蝴蝶张开翅膀,在阳光下,那些动人的透明翅膀似乎让她渐渐的安静起来。远处有明媚少年撑开大大的画本,在这些细小生命舞动的瞬间,将它们的影像一点点的捕捉到雪白纸张上。布染扭了扭头,脖子伸得长长的。隐约之间,她看到他深深的轮廓上,漆黑的双眼纯真流转。

  她带着绯红的脸转过头来,角落里一双细弱的手臂将本子高高举起:你好,布染。

  爱情

  枯燥的素描课上了一段日子,换到色彩课的时候,布染开始早退。

  婴樱说布染你要去那里,布染想了想,便在夏夜带她回了自己的家。她说我厌倦一成不变的事物,比如素描课上总是画同样的花朵,同样的杯子。比如色彩课重复来去的为同样的图案上色。比如总是在一个城市生活,比如只爱一个人。她说我学美术只是想为自己的痛苦寻得到一个简单的出口,让心里那些不成形状的思念与苍白的脸孔可以拥有明确的轮廓。

  她说婴樱,其实语言是世界上最苍白的武器。

  她们在狭小的柜子里彼此安慰,直到父亲停止咒骂,鼾声四起。然后两个少女像猫一样踮起脚尖,绕过中年男子带有腐臭味道的身体,直到逃出门口,才相视大笑。

  路灯下布染兴奋的拉起婴樱的手指,她说婴樱你有没有爱上过一个人。那个总是在窗外画蝴蝶的男生,是不是叫做沧海。有一次我跟在他的身后,他的画恰好就飘到了我的脚上。他画了一只……

  布染有些闪烁,又努力地说下去,画了一只蓝色的蝴蝶,翅膀好大。右下角写着沧海。

  布染说婴樱,我喜欢沧海。明天的对组临摹,能不能让我和沧海一组。

  布染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低下了头。  

  沧海

  身为美术组长的婴樱,很轻松的将与布染一组的男生和与沧海一组的女生对调了名字。面对面的,布染抬起头来目光直直的看在沧海的脸上,颇为尴尬的时候,沧海对布染说,你先来画我好了。布染支好画纸,静静的勾勒起沧海的轮廓,从脸开始,她看到消瘦的沧海面容白皙,这种少有的男性的温存让她刹那之间觉得呼吸急促,血液沸腾。她想象沧海温柔的手指可以在寒冷的冬夜为她拭去飘落在发端的晶亮雪花,可以在她掩面落泪的时候将她的手指摊开,轻抚她的面颊,将那些不该属于她的冰冷瞬间温暖。

  她闷自的出了神,直到婴樱站在身后小声的提醒她,应该上色了。

  哦。布染听到自喉咙之间发出轻轻的一声呜咽,她有些委屈婴樱在这个时间出现,将她华丽美好的梦愕然惊醒。她随手拿起淡蓝色的水彩,在色笔上沾染一点水珠。沧海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色衬衣,又看了看布染,一言未发。

  布染面前的画本上,沧海双眼闪亮,着淡蓝色衬衫,嘴唇以及其余部分,全都变成黑色。黑色的沧海身体上唯一的淡淡蓝色,就像布染心中对爱情完美且独一无二的渴望。她应该是渴望纯粹,即使是孤单落幕。

  沧海似乎看懂了一切,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看懂。布染紧紧的目视前方,其实是紧紧的盯住了沧海的额头。她看到面前的男孩子用好看的手指抓住铅笔细细的描绘,接着是无数的水彩像排好队一般井井有条的等待他上色。最后她看着沧海的眼睛,它们全部变成黑色,渗出黑色的血液滴下来。

  布染听见有人大声的喊了她的名字,若隐若现婴樱的眉目扭曲在了一起,布染倒下去。

  永远

  三天之后,布染重新回到座位上,刚刚坐稳,就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医生说布染只是紧张过度,加上持续的失眠。老师看着布染,将她的画摊到桌面上,为什么你不按照沧海的样子上色?比例,找好比例,瞳孔的部分……再后来的内容,布染一句都没听见。她只是在拼命的想,沧海的那副画里,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

  布染,顺便帮我把这副画上一下色,老师将厚重水彩盒子抛给她。

  她只是明白,在一个地方停留得太久,必将厌倦,这种生活不是她想要的,就像是这样一场爱情,按部就班,一切早有铺垫,只等擦燃火花,最后无疾而终。一早就看到结局的故事,布染说,那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于是当布染抱着自己满满的行李,婴樱拥抱她的时候,布染腾出一只手臂,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婴樱靠在她的肩膀上,她说布染,我要和你在一起。

  布染笑了,在那个温暖交错的瞬间里,她听到婴樱这样告诉自己,我要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临走时,婴樱擦干泪水,送布染离开了学校,她从书包里掏出一张画来,沧海让我送给你。

  布染看到一只巨大的蝴蝶在阳光下发出耀眼光泽,展翅欲飞,沧海还给这幅画起了一个名字,它叫蝴蝶飞不过沧海。

  婴樱

  在布染被送进医院的那个下午,老师听到拐角处的婴樱对医生说,可以帮我隐瞒这个秘密吗?

  布染在三天后将自己仅有的几件衣服塞进一个大大的行李袋里,转身时看到沧海站在那里。他走到布染的面前,将一幅画交到她的手中,匆匆出了门口。画上是布染面无表情的样子,她看到画的背面写着这样一行简短的字:反正你分辨不出颜色,我将所有的地方涂成了白,其余是黑。

  布染握着那副画,觉得自己在炎热的八月里瞬间结了冰。

  她还记得那个梦,母亲在荒废的染坊里让她降落,她看到白色的世界刹那黑暗,母亲的身体开始流血,大片红色的血液蒙上了她的眼睛。从此以后,布染的世界里只有黑白。

  她对老师说,按照常规的上色,不是我的风格,我喜欢按照我的意愿让沧海活在我的世界里。她假装叛逆,冷漠,其实是因为她的慌张与不安。

  十四岁那年,布染换到另一间学校,体育课上,同学们在玩捉迷藏的游戏,布染来找,在学校后院被荒废的草丛里,布染看到了一只箱子,她慢慢的朝它走过去,像探究宝藏一般,轻轻的打开来,一个瘦小的女孩像猫一样蜷缩在箱子里,惊慌的望着她。

  布染侧了侧身体,一跃钻进了箱子。在那个黑暗狭小的空间里,她看到女孩举起细长手指,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迟疑的布染还是将自己的手递过去,与她十指相扣。

  无数的尘埃以缓慢的姿势舞动,她说,我叫布染。

  十九岁的布染带着绯红的脸转过头来,角落里一双细弱的手臂将本子高高举起:你好,布染。我是婴樱。

  她最后见她的时候,将一幅厚厚纸张递到布染的手心里,天蓝色的蝴蝶在阳光下发出耀眼光泽,婴樱说,沧海让我交给你。她勾画出了一场幸福,至少,也是刹那温暖。
  她说,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